近代數十年來,主張棄醫存藥式的現代科學用藥法的大有人在,而這些人大都有西醫背景,而且都是位居高位為領導火車頭來帶領中醫,君不見現代中醫校園中,鼓勵的都是這種用法,鼓勵學生向西醫看齊,鼓勵多學學西醫的藥物化驗來幫助中醫,試想,如果感冒是一種病毒,那我們把中藥都拿去化驗,篩檢出來這些確實有強力抗病毒的,然後給予病人,這樣不是很科學嗎?如果病人心肌梗塞,那我們把中藥都拿去化驗,篩檢出來這些確實有強力通血散瘀的,把這些藥物找出來,然後做成一種藥丸給病人,這樣不是中醫大進步,現代中醫科學化嗎?不是可以救中醫免於受到時代的淘汰嗎?所以這些原來是西醫,後來轉中醫的人,或是對西醫涉獵較深的人,或是這些僅讀醫學邊緣科系的生物系、生物化學系的,但實際上沒有實際中藥臨床經驗的人,無不這樣大力的鼓吹著。


試想,這些古代醫理脈理,其實是落伍的東西,古代用打火石,現代用打火機才是進步,現代天文學雖脫胎於古代的占星學,但不可能退回古代的占星學,現代的醫學雖脫胎於古代的巫術,但也不可能退回古代的巫術,中醫學跳脫不了這樣的歷史規則,所以中醫也要學西醫的模式,才不會被淘汰,第一件要做的事情,就是棄醫存藥,先用科學儀器的檢驗數據來代替古代的醫理脈理,以便做出明確的診斷,然後第二件事情就是用現代科學來化驗中藥的成分,找出中藥的功效是什麼?然後根據儀器的診斷結果,按照藥物的效能來使用中藥,這樣不是很科學嗎?以上這些話,說得冠冕堂皇,局外人的大眾或根本沒有實際經驗的學子,聽得搖頭晃腦,誰敢言其非?莫不拱手稱是,大讚高明。


但事實並非如此,中西醫的用藥,是有其基本上的差異點的,下面用案例來說明,讀者就會明白其中的道理在哪裡:譬如一個患者,主述是感冒,然後自覺喉嚨腫痛,有黃痰,有去看西醫,西醫說是感冒喉嚨細菌感染髮炎。


如果依照古脈證式的中醫,應該如何下藥?中醫都依照患者的脈象,判斷五臟的脈象,由肺脈、脾脈、心脈及腎陰脈,再憑脈象強弱虛實判斷用藥。


如果是要下西藥來治療的話,該怎麼下呢?其實重點是只要對著肺脈下抗生素就可以了(假設還沒有產生抗藥性的前題下),其他對著肺脈下的氣管擴張劑、化痰藥、止咳藥,都是輔助的而已。〈下抗生素後,你會發現肺脈向平脈的方向移動,而因為西藥比較〝利〞(傷氣傷陰的意思),所以用藥之後,6脈都會變的弱一些,另外,如果6脈都弱到一個程度之後,這時抗生素又會變成下不動了(氣陰傷,本虛不足以運藥的意思)。〉


但為什麼西藥這麼簡單,對著肺脈下抗生素即可,而中藥卻要這麼複雜,要對著6脈來下藥才行得通?這就是天然藥物和化學藥物的根本差異了,也是中醫用藥和西醫用藥上的基本差異點了,中藥是天然藥物,而天然藥物的優點就是幾乎不具抗藥性,然後是治療各種病理情況的藥物都有,缺點是火力不夠;而西藥的優點是火力夠強,缺點是容易產生抗藥性,而且治療很多病理情況的藥物,目前都缺乏。

麝香 到底是什麼?
麝香 到底是什麼?...
当归——当归头,当归尾,全当归、三个当归不同部位与不同功效
当归——当归头,当归尾,全当归、三个当归不同部位与不同功效...
x